您好,歡迎訪問中興達官方網站!

《牡丹之歌》著作權案作出終審判決,岳云鵬不構成侵權!

來源:中興達集團—14年知識產權運營經驗,一站式商標注冊丨專利申請丨版權登記丨高新雙軟認定服務平臺    發布時間:2019-10-16    瀏覽次數:230

近日,天津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就北京眾得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下稱眾得公司)與萬達彩視傳媒有限公司、新麗傳媒集團有限公司、天津金狐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岳龍剛(藝名岳云鵬),關于音樂作品《五環之歌》侵犯《牡丹之歌》改編權一案作出終審判決,駁回原告眾得公司的訴訟請求。

“啊~啊~五環,你比四環多一環;啊~啊~五環,你比六環少一環。”聽見這熟悉的歌聲,想必我們總會不由自主的哼唱起來。如今終審的結果讓大眾都松了一口氣,以后可以繼續聽小岳岳唱這首歌了。



據了解,《牡丹之歌》創作于1980年,由喬羽作詞,呂遠、唐訶作曲,蔣大為演唱。后在2018年,喬羽出具授權書,將音樂作品《牡丹之歌》的著作權之財產權、改編權、信息網絡傳播權、表演權、復制權以獨占排他方式授權給喬方,而后喬方授權給了北京眾得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眾得公司認為,岳云鵬未經授權擅自改編《牡丹之歌》并用于商業演出,并在萬達公司、新麗公司、金狐公司拍攝制作上映于2015年7月的電影《煎餅俠》中作為背景音樂和宣傳推廣曲MV使用,其行為侵害了眾得公司依法享有的改編權。遂將其訴至天津市濱海新區人民法院,請求法院判令上述四被告停止侵權并賠償經濟損失100萬元及合理費用10.25萬元。

對此,被告萬達公司、新麗公司、金狐公司在答辯中提到,眾得公司僅是通過授權取得了音樂作品《牡丹之歌》詞作品部分的著作權,其無權主張曲或整體音樂作品的著作權。另外,《五環之歌》中的詞作品與音樂作品《牡丹之歌》的詞作品完全不相同,也沒有任何實質相似之處,屬于獨立的作品,具有獨創性。

岳云鵬則辯稱,其作為演唱者只享有表演者權,不可能實施所謂的“改編行為”。《五環之歌》并沒有對《牡丹之歌》造成任何貶損或帶來任何不良影響,反而促使更多年輕人了解了經典老歌《牡丹之歌》背后的故事和寓意。

濱海法院經審理查明,即便《五環之歌》的靈感和素材來源于《牡丹之歌》,并使用了與歌曲《牡丹之歌》中對應部分的曲譜,容易使人在聽到這首歌時聯想到《牡丹之歌》,但該案并不涉及對《牡丹之歌》曲譜使用行為的認定,僅就歌詞部分而言,《五環之歌》的歌詞不構成對歌曲《牡丹之歌》歌詞的改編,故未侵犯眾得公司對歌曲《牡丹之歌》詞作品享有的改編權。據此,天津市濱海新區人民法院判決駁回眾得公司的訴訟請求。



眾得公司不服一審判決,上訴至天津三中院,請求撤銷一審判決,判令四被告停止使用電影《煎餅俠》第46至51分鐘有關《五環之歌》的背景音樂,停止《五環之歌》宣傳MV的互聯網傳播;四被告共同賠償其經濟損失100萬元及合理開支10.25萬元。
眾得公司上訴稱,作為音樂作品《牡丹之歌》的共有著作權人,有權單獨主張音樂作品《牡丹之歌》的改編權。盡管從法理上講可分割合作作品的著作權可以分別行使,但不意味著合作作者只能主張自己創作的那部分作品的權利,而不能對其他部分的作品主張權利。
此外,從歌曲《牡丹之歌》變成《五環之歌》,可以很明顯辨別出《五環之歌》保留了《牡丹之歌》的旋律,而歌曲所表達的內容從之前的對牡丹的贊譽之情變為對五環堵車現象的一種抱怨或者發泄情緒。作為《牡丹之歌》的著作權人,無論是詞作者還是曲作者,是完全有權利拒絕他人將自己的歌曲改編成其他內容或風格,或者用于其他用途,因為這種改編屬于對歌曲整體內容的改編,涉及的是歌曲的整體表達效果,必須獲得歌曲的作者,及詞曲作者共同同意才能夠予以改編。

萬達公司辯稱,詞作者喬羽授權喬方著作權的真實性無法確認,故眾得公司不享有案涉音樂作品《牡丹之歌》的訴權。此外,《牡丹之歌》不是合作作品,而是一個結合作品,音樂作品《牡丹之歌》詞、曲作者分別對其創作的部分享有獨立的著作權,眾得公司無權主張曲或整體音樂作品的著作權,也不能在整體著作權未受侵犯的情況下主張《牡丹之歌》的著作權。

新麗公司辯稱:1.同意一審判決,不同意上訴人的上訴請求。2.音樂作品《牡丹之歌》并不是合作作品,而是一個結合作品。音樂作品《牡丹之歌》詞、曲的作者分別對其創作的部分享有獨立的著作權,故上訴人沒有請求其改編權受到侵害的權利。

金狐公司辯稱: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請求駁回上訴人的全部上訴請求,維持原判。事實和理由:上訴人僅是通過授權取得了音樂作品《牡丹之歌》詞作品部分的著作權,被控侵權音樂作品《五環之歌》中的詞作品與音樂作品《牡丹之歌》的詞作品完全不相同,也沒有任何實質相似之處,屬于獨立的作品,具有獨創性,沒有侵害音樂作品《牡丹之歌》歌詞作品的著作權。

岳云鵬辯稱,其僅為被訴侵權作品的演唱者,并未實施所謂的“改編行為”案涉行為與其無關。根據金狐公司與案外人滾石(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之間簽署的《合作合約書》,能夠證明《五環之歌》系為電影《煎餅俠》創作的具有完整著作權的音樂作品,詞曲作者均為MCHotdog,演唱者是岳龍剛。作為演唱者的岳龍剛只享有表演者權,其作為鄰接權人,不可能實施所謂的“改編行為”。

法院經審理認為,《牡丹之歌》是詞、曲作者共同創作的合作作品,其著作權歸屬詞作者喬羽及曲作者呂遠、唐訶共同享有。在沒有特別約定的情況下,該合作作品的著作權應由合作作者共同行使,各個合作作者不能單獨行使合作作品的著作權。
該案中,喬羽授權喬方、喬方再授權眾得公司的授權書均載明,喬羽將包括涉案音樂作品《牡丹之歌》(合作作品)著作權共有權之財產權利之改編權、信息網絡傳播權、表演權、復制權以獨占排他的方式不可撤銷地授予被授權人。可見,眾得公司作為被授權人,對于音樂作品《牡丹之歌》著作權屬于合作作者共有,詞作者喬羽僅為著作權共有人之一應屬明知,故眾得公司不享有音樂作品《牡丹之歌》改編權。
此外,《五環之歌》與《牡丹之歌》的歌詞作品從立意到內容均不相同,《五環之歌》歌詞構成了全新的作品。因此,《五環之歌》沒有利用《牡丹之歌》歌詞的主題、獨創性表達等基本內容,不構成對《牡丹之歌》歌詞的改編,四被告人未侵犯《牡丹之歌》歌詞的改編權。
綜上,眾得公司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法律正確,應予維持。據此,法院判決維持一審原判。



終審判決雖然《五環之歌》并沒有對改編《牡丹之歌》構成侵權,但是并不是說所有的對歌曲改編都是不侵權的!改編他人作品應當注意合理使用,確認著作權人并積極溝通交流,尊重作品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如今這類侵權案例層出不窮,甚至于盜用作品,據為己有,原作者辛辛苦苦創作的成果化為烏有,權益得不到保障。

因此唯有加強知識產權保護意識,第一時間健全自身作品合法權益,才是維護自身利益的不二選擇。原作者對于自己合法享有著作權的作品,應當積極地去進行著作權登記,在面對侵權行為時才有合理合法的武器去還擊從而保護自身利益。

上一篇:歡迎南山區科創局前往中興達集團進行知識產權證券化調研

下一篇:梅州與前海簽訂合作框架協議|商務局劉沖局長率隊考察中興達集團

?
奥门赌场全裸服务员 吉林11选5前三直遗漏 自己阅读小说赚钱 qq分分彩和腾讯分分彩有什么区别 疯狂德州官网下载 老易发棋牌官方下载 搞房屋装饰赚钱吗 瑜伽柠檬 老师赚钱 周末赚钱 知乎 工地上包保温赚钱吗 男人能做饭能赚钱怎么形容 玩9线水果机有什么绝招吗 黄金海岸棋牌官网 开心棋牌安卓版下载 pk10历史数据搜狐 茗彩彩票首页 黑龙江36选7开奖